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财新通行证
健康

特写|因新冠疫情错过的儿童免疫接种

2020年04月30日 08:49
T中
生活常态化后,未获得免疫保护的孩子患病风险增加,接种工作暂停月余重启,家长应抓紧为孩子补种;疫情之下的停产和隔离导致一些疫苗存在供给不足风险;接种率降低或致部分疾病发病率升高
news 原图 2020年4月24日,合肥,庐江县庐城镇卫生院预防接种门诊医护人员采取“预约”的方式为儿童预防接种疫苗。

  【财新网】(记者 马丹萌)28岁的苏州人张雯在今年1月1日有了一个宝宝,但除了在孩子出生后立即让其在医院接种了一剂次乙肝疫苗和一剂次卡介苗,直到3月中下旬,孩子才完成第二针乙肝疫苗和首针脊髓灰质炎疫苗接种,这些疫苗,她本该在1月底就让孩子接种。

  27岁的上海人李青也面临相似处境,她在12月底当上了妈妈,但一场新冠疫情让家门口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停止了接种服务,她直到3月中旬才从新闻上得知可以预约补种,但电话打到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工作人员告诉她,最快只能预约到2天后。

  受新冠疫情影响,1月23日,武汉市宣布关闭离汉通道,进入“封城”状态,23日至24日,全国各省纷纷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全力抗击新冠疫情的号角吹响,疾控人员与一线接种人员均投入到疫情防控工作中,针对其他传染病预防的免疫接种工作却停了下来。

  每年4月的最后一周是世界免疫周,今年免疫接种工作面对的状况尤为特殊。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在4月27日的记者会上表示,世卫组织对新冠大流行对儿童造成的影响深表忧虑,儿童因感染新冠病毒出现重症和死亡的风险相对较低,但罹患其他疫苗可预防传染病的风险很高。

  世卫组织数据显示,疫苗可以预防20多种疾病,但每年仍有1300多万儿童错过疫苗接种。让谭德赛忧心的是,这一数字在今年还会受新冠疫情冲击而上升,关停的接种服务、运输困难的疫苗、因担心新冠而不敢出门的家长,都会降低儿童疫苗接种率。

  “在新冠疫情来临后要保持全面的、周到的思考模式,不要顾此失彼,不要等新冠很好控制了、压下去了,而其他传染病又抬头。”云南沃森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300142.SZ,下称沃森生物)副董事长黄镇说,“这是我担心的。”

  中国疫苗补种工作已开始月余,多名专家表示,对于在1-3月没能及时接种疫苗,只要及时补种,接种者同样能获得保护。但交通限制或让疫苗及其原材料等流通受阻,部分疫苗可能存在短缺风险。

补种积压

  苏州的疫苗接种门诊从1月24日停到了2月24日。

  1月29日,尚不知道接种工作已经暂停的张雯带着孩子出了门,“当时疫情是挺凶猛的,但因为社区(医院)离我们家比较近,我想开车应该很快就到那边,结束就回来。到了之后,我准备上2楼(接种),就被一个工作人员叫住了,他说,你干嘛的,我说我打预防针的,他说,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抱小孩出来打预防针?”

  接种点工作人员给了张雯一个电话,让她可以隔段时间就打电话问问能否接种,她隔三差五地打电话,但接种服务始终处于暂停状态,到3月初才有人通知张雯,可以带着孩子来打疫苗,并预约了疫苗补种时间。新生儿在1月龄时应当接种第二剂次乙肝疫苗和首针脊灰疫苗,张雯的孩子当时已经两个多月大。

  尽管免疫接种服务暂停,但基层保健医生和疾控人员工作量有增无减。栾琳告诉财新记者,从1月中旬到4月中旬,自己和同事基本没有休过周末和节假日,一直处于满负荷状态。

  栾琳是苏州市疾控中心传染病防制科科长,据其介绍,传染病防治科的主要工作内容包括急性传染病防控与免疫规划两部分,在新冠疫情防控期间,科室作为疾控机构技术核心部门,许多工作力量都倾斜到新冠疫情的防控上,包括现场流调、疫情数据分析、研判报告递交等,“压力确实比较大。”

  一线预防接种人员大多都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乡镇卫生院等机构工作,除儿童预防接种门诊外,本身也承担慢病管理、健康宣教等公共卫生职能。疫情来临之际,他们基本都投入到新冠抗疫工作中。

  而随着国内疫情得以遏制,疫苗“补种潮”正在各地蔓延,但接种门诊出于减少人员接触、避免交叉感染的考虑,仍然恢复缓慢。

  3月17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发布《关于统筹做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全面有序开展预防接种工作的通知》,要求湖北以外地区全面有序恢复正常的预防接种秩序,同时做好防护,严防机构内感染事件发生。

  同时,中国疾控中心印发《因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疫苗迟种补种技术方案》(下称《技术方案》),提出3项工作目标,包括在补种工作启动后2个月内完成推迟接种的受种者补种工作,免疫规划疫苗补种完成率≥95%;补种工作启动后2个月内完成漏种者摸底登记工作,免疫规划疫苗补种完成率≥90%;国家免疫规划疫苗接种率应≥90%。

  栾琳介绍称,苏州在江苏省1月24日启动一级响应后暂停了预防接种门诊,2月24日开始恢复运行,但原本规定工作台及每名接种人员半日接种服务人数不得超过40人的标准,被压缩至10人,放开缓慢,造成一定的补种需求积压。

  补种疫苗积压,正常时间疫苗接种工作也在持续,父母们能感受到,预约一次接种并不容易。在完成第二针乙肝疫苗和首针脊灰疫苗补种后,张雯从育儿群中了解到现在可以网上预约接种,但第一次点进去时显示名额已空,第二天,她设好了闹钟抢号,系统一到时间就卡住不动,不过她还是幸运地“秒杀”到了3天后的接种名额。

  李青则在了解到父母家门口的接种点可以预约隔天接种后,搬去了与父母同住,但李青从接种工作人员处了解到,现在的补种都是优先满足一类疫苗,二类自费疫苗更难预约,且不是所有二类疫苗都接受补种。

  而出于疫情防控需求,孩子的每一次接种都让家长更为劳累。

  张雯说,她每次都和丈夫一起带着孩子去接种点,但现在在进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大门前就会设置一些“卡口”,要求填写行程等纸质资料、承诺书,还需测量体温、出示“苏城码”后,才能排队进入。

  而历经接种前体检后到了接种室,只有一名家长被允许带着孩子进入,张雯每次都背着一个大包,一边握着接种本和体检等资料,一边抱着孩子;接种完之后,孩子还需在一个观察室里等待30至45分钟,期间也只有一名家长可以陪同,不同家庭间还需保持距离。

  “其实很不方便,但是没有办法,因为如果人多的话,这种(交叉感染)风险就会高。”张雯说。

供应短缺

  这场“补种潮”或仍将持续一段时间。栾琳称,苏州预防门诊接种量和接种时间已进行恢复,许多门诊正在满负荷运转,并不断延长开诊时间,如原先每周开3天的门诊可增至5天,原先只有半天可以接种的门诊增设下午接种。栾琳预计,苏州在5月上旬可以完成阶段性补种工作。

  但疫苗供应是否充足则成为人们担忧的另一个问题,由于疫苗企业生产、运输也受到新冠疫情影响,一些疫苗已经出现断供,或存在未来断供的风险。

  如栾琳指出,由武汉生物制品所生产的免疫规划苗流脑A群多糖疫苗,就因受到交通管制影响,一度运不出来,出现了供应短缺。

  流脑疫苗可预防流行性脑膜炎,其中流脑A群多糖疫苗通常在6月龄接种第一剂次,9月龄接种第二剂次,而《技术方案》指出,未完成这一疫苗接种的孩子,可以在24月龄以内补齐两剂次,期间间隔至少3个月。

  “我们通过‘苏州预防接种’官方服务号通知了所有家长,可能疫苗会面临短缺,如果家长愿意可以选择替代性疫苗,也可以等待疫苗的进一步供应。”栾琳说,目前流脑A群多糖疫苗是他们一线观察到影响较大的疫苗,供应还在一步步恢复,其他疫苗尚未发生短缺。

  对疫苗企业而言,疫苗接种门诊大面积暂停本就影响了他们的产品生产和销售,如沃森生物4月25日发布的2020年一季报就显示出疫情对公司营收的冲击。一季报称,在报告期内,沃森生物营业收入为11219.44万元,较上年同期减少6403.38万元,减幅为36.34%。

  尽管一季报显示,沃森生物自主疫苗产品批签发量较上年同期增长75.62%,但受招标准入、终端接种需求及交通物流停运等影响,沃森生物的二类疫苗产品销售量较上年同期下降44.14%,导致报告期内公司营收较上年同期大幅下降。

  沃森生物副董事长黄镇认为,新冠疫情对疫苗企业有多方面的影响,如一些企业可能在春节前停产,可能会因疫情无法像往年那样顺利复工;此外,由于交通受阻,依赖国外企业的产品生产也会受到影响。

  “受到新冠的影响,(一些产品的)原材料、培养基、化学试剂等等,订的合同基本拿不到,现在国外物流也基本上全瘫了,根本进不来。现在就是等着米下锅了。”黄镇提到,一些结合疫苗受国外原材料进不来的影响或尤其大。

  国外的原材料进不来,国内的疫苗也难出去。黄镇介绍,受交通物流停运和境外疫情的影响,沃森生物的国际销售业务也受到冲击,如AC流脑多糖疫苗对埃及的供货就没有原先顺畅,而这一疫苗是埃及的免疫规划疫苗,受到的保障还相对较多。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赛在4月27日的记者会上称,据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估计,目前至少有21个中低收入国家已报告因边境关闭和通行中断而出现疫苗短缺,GAVI支持的14个疫苗接种项目被推迟,包括脊髓灰质炎、麻疹、霍乱、人乳头瘤病毒(HPV)、黄热病、脑膜炎等疫苗。如“全球根除脊髓灰质炎行动”4月2日宣布暂停所有接种相关活动。脊髓灰质炎一直被认为是继天花之后,第二个可能被根除的传染病,部分地区疫苗接种缩减或停止或致后果难测。

  谭德赛警告说,疫苗接种率的下降可能将导致更多疫情暴发,包括麻疹和脊髓灰质炎等危及生命的疾病。如刚果民主共和国就在经历埃博拉疫情与全球最大规模麻疹疫情的双重夹击,其中麻疹疫情从2019年以来,已经导致超过30万人感染,6000多人死亡,甚至超过埃博拉的致死人数。

  2019年,刚果民主共和国曾为全国1800万5岁以下儿童提供麻疹疫苗免疫接种,但部分地区常规疫苗接种率仍低,新冠疫情或让当地麻疹疫情控制继续雪上加霜。

补种来得及

  这些全球各地此消彼长的各类传染病让人担心,他们是否会输入国内?错过了疫苗接种再补打,效果又是否会打折扣?

  多名专家告诉财新记者,虽然很多孩子因为疫情在1-3月没能及时接种疫苗,但由于出行和社交距离限制,国内前三个月的人群流动比往年小得多,许多传染病的发病水平都达到历史低点;而随着航班停运、口岸关闭,输入性疾病的风险也大幅下降。

  “由于1-3月为了控制新冠疫情,所有人基本上都在居家,外出的机会并不多,出门还会戴口罩,目前来看(传染病流行)风险不是很大。”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传染科主任、疫苗接种评估主任曾玫在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说,“但随着复工复产,生活常态恢复,如果没有及时接种疫苗,在人群当中会非常危险。”

  曾玫强调,对于第一季度没能及时接种的疫苗,在4月份之后补种也同样可以获得保护,“不要担心接种晚了是不是保护效果就不好了,一样可以安全有效地保护我们的孩子。”

  而对于一些对接种年龄有严格限制的二类疫苗,如果确因疫情导致接种推迟,也可以补种,这一点在《技术方案》文件中有明确说明。栾琳介绍,目前除口服轮状病毒疫苗外,其他疫苗均可在受种者或其监护人知情同意的情况下,完成剩余剂次接种。

  “本来我们担心年龄限制严格的疫苗因为延迟接种会导致纠纷,这个方案应该说很好地解决了我们的担忧。”栾琳说。

  谭德赛在记者会上还曾提出,目前部分家长出于对新冠疫情的担忧,不愿意带着孩子去接种点,这类心态也可能会导致疫苗接种率不足,他对此表示忧虑。

  “这个问题家长确实担心,现在很多家长不愿意去医院,不管是任何类型医院都不敢去。”曾玫说。

  但曾玫多次表示,家长不必担心这一问题。其一,目前放开接种的社区医院都没有感染性疾病,也没有发热门诊;其二,即使去到接种点,家长和孩子也应做好个人防护,如戴好口罩,做好手卫生,通过提前预约接种,避免聚集拥挤,“我认为家长完全不需要担心,既然CDC(疾控中心)说接种点开放了接种,会保障医务人员的安全尤其是接 儿童以及陪伴父母的安全性,大家可以放心地去接种。”■

  更多报道详见:【专题】新冠肺炎防疫全纪录(实时更新中)

责任编辑:任波
版面编辑:王永

财新网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财新传媒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

如有意愿转载,请发邮件至hello@caixin.com,获得书面确认及授权后,方可转载。

推荐阅读
财新移动
说说你的看法...
分享
取消
发送
注册
 分享成功
相关文章
    大家正在看